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广角 > 警钟长鸣

一个因挪用公款潜逃的银行办事处副主任的忏悔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19-11-14 08:48

石焘是中国建设银行南宁铁道支行南站办事处副主任,论级别只是一个相当于科级的国企领导,但所涉案的金额高达4千多万元。他潜逃22年后,主动投案自首,是南宁市监委成立以来判决的第一个职务犯罪案件。该案件彰显了追逃政策落实的成果。2018年8月,国家监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传递出国内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形势和宽严相济的政策信号。2018年12月1日,石焘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石焘在接受调查期间多次表明是通过电视、报纸了解到国家出台了对职务犯罪人员投案自首从轻处罚的相关政策,在追逃追赃的强大震慑和政策召唤下,从心理上发生根本的转变,从而放弃了潜逃,选择投案自首。

忏悔人: 石焘
原任职务: 中国建设银行南宁铁道支行南站办事处副主任
犯罪事实: 1994年5月至1996年3月,被告人石焘在担任原中国建设银行南宁铁道支行南站办事处(一下简称“南站办”)副主任期间,利用其主持南站办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以南站办的名义向储户开具大额定期整存整取储蓄存单,但未按照银行规定将存款办理入账手续,而是私自交给陈某、韩某等个人或单位使用,致使储户存款到期无法兑付,除案发前已经归还501.5万元外,仍有3534.932万元尚未退还。
判决结果: 2019年7月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责令其退赔中国建设银行南宁江南支行3534.932万元。


【忏悔书】

幡然悔悟的石焘,回忆着往日的点滴,写下了忏悔书——

【忏悔书】

物质利诱导致思想蜕变

“我一开始也想踏踏实实地做业务,做一名好干部。但是自从当上银行领导之后,地位上来了,思想却落后了。为了拉业务,我经常跟各种老板出入娱乐场所和高档饭店。看到老板手拿大哥大、开着豪华小轿车,我羡慕不已,心理也渐渐失衡。老板们对我这个银行主任都很恭敬,这更让我感觉自己的地位与收入不匹配,也想过上像他们那样的生活。于是,从1994年开始操作第一笔炒资金,从老板手中拿到‘手续费’之后,我开始飘飘然,觉得自己找到了生财之道。有了第一笔就有第二笔,接二连三,我越陷越深。”

外逃22年惶惶不可终日

“我每次看电视、看报纸,看见任何关于逃犯被抓获的内容,我心是惊恐的,手是颤抖的。”“我女朋友经常这样问我,你的老家在哪里?父母还在吗?为什么从来不带我见你的家人?为什么你从来不和我说你的过去?”石焘说,每逢结婚对象这样问他的时候,他更加后悔以前做过的事情,“我的过去难以启齿,她问我的问题永远也回答不了。我的身份是假的,我的过去绝对不能说,我过得像阴沟里的老鼠。她认为我不坦诚,结婚的事便一拖再拖。直到来自首时,我也没能给她一个名分。”
离家21年的石焘偷偷回家看父母却得知自己的父母和大哥早在2000年就已经相继离世。他说:“在我得知失去至亲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苟且偷生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

投案忏悔警世人

“我看电视了解到我们国家出台了对职务犯罪人员投案自首从轻处罚的相关政策,我逐渐意识到,投案自首,向组织认错,是唯一出路。”到案后的石焘说:“在外躲藏的这二十几年,女儿已长大成人,我是个失败的不称职父亲。与女儿的见面,我更加坚定投案自首的想法。哪怕是坐牢,我也要跟自己的家人离得近一点。是我亲手毁掉自己的人生,我辜负了组织,伤害了家人。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一定换一个活法,绝不做违纪违法的事。”然而,人生不能重来,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一旦丢掉了理想信念,就会像脱离轨道的火车一样,越走越偏。
最后,石焘如释重负地说:“我后悔回来自首晚了!现在终于结束了提心吊胆的逃亡生活。这么多年,我的心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平静、轻松。”
“看了追逃政策宣传,我知道,投案自首是唯一出路,我要抓住这个机会。” 


【点评与警示】

石焘的这些忏悔书,“回来自首晚了”的懊恼、痛苦、悔恨宣泄了出来,有一定的感染力和震撼力。
分析石焘堕落的原因,是地位上来了,思想却落后了。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的错误思想和偏离正轨的价值观,动摇了理想信念,将他拉进了腐败深渊。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从石焘的忏悔中得到警示:国企的主要职责是经营管理国有资产,资金密集是鲜明的特点,银行更是直接和“钱”打交道。国企领导特别是银行的领导更经常、更直接地受到各种物质利诱。去年进行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很好地从体制上解决了监督权力交叉和边界不清问题,对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履行公职的单位和人员形成监督全覆盖,有效地防止了更多的“石焘”诞生,国企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管好自己的“手”。(南宁市纪委监委  梁 丽 戴宏)

编辑:黄曦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