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广角 > 清风文苑

廉政小小说|支书的烦心事

来源:靖西市纪检监察网发布时间:2021-12-10 10:52

只11月份,天已格外的寒冷。夜幕降临,李军走出乡政府会议室,面色凝重,若有所思,一阵冷风迎面吹来,使他不禁打了下寒颤。

刚才,乡政府召开低保工作会议,在会议上,乡长强调:“低保政策是惠及民生的一项重要政策,保障的最困难人群的基本生活。低保补助要给家庭真正困难的、真正有需要的人。作为基层干部,要清正廉洁,秉公办事,要一碗水端平,不偏不倚,不能搞厚此薄彼、偏亲向友。”

他一边走,一边思索:村里面最困难的就属黄叔了,他一辈子老实本分,因为残疾腿脚不变,一直没能娶妻生子,如今,已经70岁了,前几年乡里面给了危房改造指标,加上邻居亲友的帮衬,建了一个30平米的砖混房子。老人身子骨还算硬朗,人也勤快,平时靠种着一点玉米、种点桑养蚕维持生活。这个低保指标给他村里面其他人应该没有意见,只要按照程序申请,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李军的思绪。

“老李,准备到家了吗?强子现在在我们家呢,我饭菜做好了,早点回来”,李军的媳妇打来电话。

一想到王强,李军不禁烦从心生。王强,李军媳妇唯一的亲弟弟,李军的亲小舅子,30岁的青壮年,一天天的无所事事,到现在媳妇都没娶上。父亲母亲过世,姐姐出嫁了之后,家里就剩王强一人。面对这小舅子,李军真是恨铁不成钢,却又无可奈何。

早些年,王强跟着村里同龄的人一起去广东打工,跟他一起去的人都赚了一笔钱,回村建了一栋栋新房,娶了媳妇。王强则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每份工作都做不到几个月就辞工回家,浑浑噩噩过日子,一天天在家愣是吃喝睡把钱挥霍完了再继续出去找工作,如此往复。

今年过完正月十五,村里的大多数青壮年都外出务工了,王强还在村里混日子,把自己的积蓄花完了,禁不住姐姐和姐夫的劝说,4月份出发到广东打工了4个月,这不,8月份又回来了一直待在家闲着到现在。

虽然是在同一个村,但是不同屯,因为被姐姐、姐夫说的多了,王强看见姐姐、姐夫仿佛老鼠见了猫,一直绕道走。然而,最近,仿佛李军变成了这只“老鼠”,而王强变成了这只“猫”。

“姐夫,回来了?”刚进家门,王强便迎上来。

“嗯,今天去乡政府办点事,刚回来”,李军说。

饭桌上,闲话家常后,王强不再掩饰来意,径直跟李军说明来意:姐夫,我就一个单身汉,生活也很困难,你也给我一个指标吧,再安排一个村里的公益性岗位给我,加上边民补助,也够我生活了,这样我也就不用再出去外面打工了。”

李军一如往常苦口婆心的劝说:“强子,给不给低保指标,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你才30岁,正值壮年,有劳动力,完全可以养活自己,外出务工个几年还可以存下钱,到时候我跟你姐姐帮衬着一点,过两年建个新房娶个媳妇安家。”

“姐夫,你跟姐姐总是跟我说这句话,我真的不愿意再出去了,在外面打工受气还不挣几个钱,又特别辛苦,你给我低保,给我一个保洁员的公益性岗位,我保证不再烦你跟我姐”,王强说道。

李军强忍着火气,继续解释道:低保、公益性岗位,按照政策你都是不符合的,再说,你出去外面打工,随便做点什么收入都比这个多,年轻人,整天待在村里扫地能有什么前途?”。

听到这样的回答,王强明显不满,说道:“以前,你不是支书,我也不指望低保、公益林岗位轮得到我,现在你当上支书了,这个低保、公益性岗位给谁不是给,给谁还不是你说了算,说白了,你就是不愿意帮我是吗?”

听到这,李军忍不住说:“这么多年怎么好言相劝,对你来说都没有用,你还是一样不争气,我今天可以告诉你,你这个年纪就想依靠低保、公益林岗位,每天买点酒混混日子,你是我小舅子,我要是给你,我不只是对不起支书这个称呼,更对不起你。”

你一言我一语,两人都上火气。

“好,你真是我亲姐夫”,王强说完就甩下手中的碗筷,愤然起身离开了李军家。

“你要不是我小舅子,我才不想说你”,李军也上了火,疾步到门口朝着王强离去的方向说道。

一个月前,王强跟李军说不想去打工,并几次有意无意的跟李军提起低保、公益性岗位相关的事情的时候,李军就明白这个小舅子是想要跟他要低保、公益性岗位了。基于亲戚关系,抹不开面子,李军不便直接拒绝,便有意无意的躲开这个小舅子。没想到,还是躲不过。

当天晚上。

“老李,怎么还没睡着,在想什么呢?”,李军的媳妇轻声的问。

“哎”,李军发出一阵叹息。

“在烦我弟的事情吧”,李军的妻子问。

“对不起,媳妇,你可以怪我,但是按照王强的条件,是不符合申请低保、公益性岗位的”,李军解释说

“应该是我跟你说对不起才对”,李军的媳妇接着说:“其实,前几天强子也跟我提过想要低保、公益性岗位这个事情了,我不想你烦恼所以没跟你说,我在私下跟他解释,说他不符合条件,申请是肯定通不过的,以为他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今天到我们家吃饭,以为只是单纯的过来吃个饭,没想到,这个强子还是没死心,才闹出今天这么一出事情”。

“媳妇,咱弟,能帮的我肯定帮,但是这个事情,不符合规定的事情,我真的不能做”,李军解释道。

“老李,我还不了解你嘛?咱弟,这几年,你对他没得说了,当成自己亲弟弟教育的,你是村支书,你如果看在我的面上,徇私给了强子低保、公益性岗位,不只是害了强子更是害了你自己,就不配当这个村支书了,我也不希望让强子30岁就变成等着低保、公益性岗位、边民补助等这些国家补助生活的人,强子不懂事,过两天我再跟他说说”,李军的媳妇说道。

面对妻子的理解,李军松了口气,并暗自下了决心……

几天后,村里新纳入低保名单、新聘用公益性岗位公示了,公示栏上,没有王强。

半个月后,王强一如以往,背着行囊再一次离开了这个小村子,踏上了广东的动车上。

2个月后,春节,王强没有回家。又再2个月后,王强依然没有回家……

原来,就在跟李军吵架的当晚,王强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父亲母亲在他刚17岁的时候就过世了,两姐弟相依为命,2年之后,21岁的姐姐嫁给了姐夫,也就是李军。几年来,姐夫待他就如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对他多加关照,印象中,姐夫也从来没有对自己发过这样的怒火,想起往时的种种,回想今晚姐夫的话,一下子把他点醒了,他不由思考:自己以后要一直这样过一天算一下吗?第二天,李军找到了王强,耐心细致的跟王强说明了低保、公益性岗位的条件要求,还与王强一同分析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并动员王强参加了该市组织开展的东西部协作专场招聘会在此次招聘会,王强应聘成功,厂里包吃包住,且每个月到手有5000元的工资,面对姐夫,王强羞愧难当,便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改变……

一年多后,又一年春节,怀揣着存有这一年多到手的几万元工资的银行卡,还未来得及回自己家,王强背着大袋的行李,手里提了牛奶、水果、猪肉等,大包小包的走进了姐姐姐夫家……(南坡乡 黎双梅)